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两汉文保

徐州两汉文保中心(两汉文化传承保护志愿者中心)

 
 
 

日志

 
 
关于我

徐州两汉文保中心 主任、总领队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2017-02-06 22:02: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洞山楚王陵位于徐州市北十公里的大运河河北岸、津浦铁路西侧的铜山区茅村镇洞山村。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因该村位于徐州市北,俗称北洞山。村中有三座山头,东南一山称桓山,山中有一石室墓,早年遭盗,墓道两壁上有不少后人题记,为一汉墓。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秦犁漢鏵 - 两汉文保
 
   石室凿制而成,其上又加封土夯筑,规模宏大。主室坐北朝南,前有墓道、甬道,甬道中用巨石堵塞。主体建筑有侧室、耳室、前堂、后寝8间,主室墙面用石粉涂平,髹漆后再涂朱砂,用以防腐防潮。四壁空空,既无板灰,亦无骨灰。附属建筑共计11间,当为其府库仓储,有储藏室、更衣室、浴间、厨房、井、灶、厕所等,还有舞乐宴饮的场所(出大批残舞乐俑)。该墓虽曾被盗,但还清理出不少珍贵的文物,有金带钩及小件金饰,铜编钟,门锁铺首,弩机箭头;玉器有透雕玉佩,玉剑饰;漆器惜多腐朽,但纹饰仍很鲜明形多为盘案之属;陶俑也很多,惜无完整者。最能说明墓主人楚王身份的,有金缕玉衣的玉片五六十片,呈鳞片状,当是早期的形制,正好为《吕氏春秋》上的含珠鳞施作了注释。墓道是出地了大量的半两钱,总数约有七、八万枚,这一方面说明其年代是在西汉前期,另一方面也反映了诸侯王在其封国内可以大量铸钱。此外还出有铜印,如“楚宫司丞”、“虹之左尉”等印。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清理墓道时,于两壁新发现七个小壁龛,每龛约有彩绘陶俑三十余身,共二百二十二躯,个个“神采奕奕”形象生动,这也是清理此墓的一大收获。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北洞山汉墓主体墓室为石灰岩山体中凿石造室,是该墓的主要部分,凿造工艺异常考究,各室裂隙部分用特制料石镶砌,四壁平整,部分抛光,同时用灰砂抹平,涂以青灰色涂料,再用朱红刷涂,整个墓室红彤彤,华丽壮观。各室顶比较复杂,既有平顶,又有两面坡顶,还有四面坡顶。
此墓塞石为特别加工,两两相对,榫卯扣合,非常坚固。
附属建筑部分位于墓道北端的东侧,在墓道北端有通道,该部分地平比主体部分降低约3米,有阶梯相通,由十一个室构成,为凿石成穴,砌石为室,每室壁砌石九层,石料厚薄不均,室顶用条石人字形排成两坡顶,其上复以土。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北洞山汉墓在考古和文物界应该是较有知名度,它的价值超过龟山和狮子山那两座位于市区的汉墓。无奈它位于运河之北,虽和青山公园隔河相望,但已位于村野茅社之中。前往这里,经过大约二公里的狭窄村道,时时还要避让对面过来的车辆,确实有点困难。大大降低了游客的兴致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北洞山汉墓是我国迄今为止考古发掘中唯一一座完整按照阳间生活场景而建成的帝王冥宅,同时也是徐州两汉王陵中葬制结构最为复杂的墓葬。沿着台阶下来,过了门阙,便进入墓道,空气中弥漫着陈腐的气味,还有飕飕凉意。墓道的两侧,有七个不大的壁龛,里面东倒西歪地堆放着彩绘陶俑。这都是墓主的护卫士兵,在为他看守门庭。但这些陶俑都很小,是写意的手法。汉俑几乎都是这样,比较小,比较精美。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此墓附属建筑最为壮观。沿着狭窄的石阶下去,里面却是别有洞天。最外面一间是一个长15米、宽3米多的乐舞厅,这是这座墓葬中最大的一个房间。据记载,发掘时曾清理出大量侍俑及歌舞乐器和饮宴用品。乐舞厅的旁边是盥洗室和厕所等。穿过乐舞厅,又是一进庭院,院东侧还开凿一仿真的水井。再穿过庭院,还有柴房、灶房、器物库等,一间套着一间,室室相连,如入迷宫。这个300多平方米的“附属建筑”,共有4进11室18间。生活设施从饮食到娱乐,从盥洗到如厕,一应俱全。这片深入地下的“附属建筑”让人惊叹。按照现代的说法,这是一座复式住宅。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附属建筑标牌上这样介绍:“‘凿山为藏’,由墓门、甬道、耳室、侧室、厕间、前堂、后室等部分组成。建筑复杂精细,通体协调,室壁皆涂朱砂,为王陵所罕见。”这里也就是墓主人安息之地,现在空空如也。朱砂也不见,岁月的磨蚀改了红颜。说到这里,还没有提及墓主人的姓名。其实,我也想知道。现在有两种说法:一说北洞山汉墓的主人是第二代楚王刘郢客,即高祖刘邦的异母之弟楚元王刘交的儿子。但后来又有史家考证,认为墓主不是刘郢客,而是第五代楚王刘道。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堆积在外巨大墓道塞石以及封土堆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队员合影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两汉文保纪行:被遗忘的王陵~北洞山楚王陵 - 两汉文保 - 两汉文保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